Nippon Café

跟日本喝杯咖啡。

2017紅白:一分鐘的PPAP×合唱背後,隱藏了多少努力?

2017紅白:一分鐘的PPAP×合唱背後,隱藏了多少努力?

話說這次紅白,我們的PPAP大叔居然端出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合唱版,真是嚇歪我也。

一嚇到底發哪個神經想到去跟《第九號交響曲》mix,二嚇台上居然有個強者我學妹。但這篇來寫一下三嚇:編曲。

粗略地來說,這首歌可以視為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合唱團跟PPAP大叔之間的對話。結構是ABA:先是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降D大調,中間是PPAP降D小調,最後回到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降D大調。

就最「一般」的編曲法,其實很好處理:就一開始大家都在降D大調,中間大家都轉到降D小調,最後全部轉回降D大調,搞定,收工。

但編曲(我不知道是誰)多做了不少事情。

讓我注意到編曲這件事情的,是合唱團在中間B段第一次回應大叔的「Apple」那句。那個小節基本是個降D minor和弦,一般預期會讓合唱團唱降Re、降Fa、降La之類的,但偏偏選了降Re跟降Sol的空心四度。這是降D小調的空心四,但同時也是降D大調的空心四。

此點讓我心中警鈴大響:不、會、吧⋯⋯。

於是我開始檢查合唱團的音。請留意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是降D大調,PPAP是降D小調,兩個調有差別的音,只有降Do、降Fa、降Si三顆。

換言之,我只要讓合唱團閃過這三顆音,合唱團從頭到尾就可以不用離開降D大調,但能夠唱在降D小調上面!

這就是中間PPAP第一個和弦為什麼是選降Re、降Sol空心四(因為這兩顆音沒有差)。更進一步的,整個中間B段,合唱團都沒有真的離開過降D大調,但卻跟降D小調的PPAP和在一起了!

反過來,我們也可以檢查PPAP組(大叔跟電Bass等)有沒有真的離開降D小調。拿最前面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的A段為例,合唱團唱的是降D大調沒有問題,但電Bass彈的是降Re、降La和降Do,是降D小調的音。但為什麼可以跟降D大調接在一起?因為你等於是把降D大調的降D Major 7(降Re, Fa, 降La, Do)用降D dominant 7(降Re, Fa, 降La, 降Do)代掉,樂理上完全成立。

所以,PPAP組也沒有真的離開過將D小調,但卻跟降D大調的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和在一起了!

你甚至可以把整份譜,合唱團從頭到尾寫在降D大調上沒有臨時升降,PPAP從頭到尾寫在降D小調上沒有臨時升降,然後接的起來。他們分別在兩個不同的世界,卻剛剛好卡的在一起。

全曲唯一真的有換調性的,只有大叔的最後一句「Pen Pineapple Apple Pen」,他唱了一顆Fa。這是我唯一聽到一個離開原本調性的部分,其他時候,兩組就都在各自的世界裡。

到這裡,我就跪了,特別當我意識到這是為了節目裡僅一分鐘的效果所做的努力的時候。

備註:因版權顧慮,本文沒有影片內嵌,有興趣的讀者請自行搜尋「2017 紅白」相關影片。

延伸閱讀:

PPAP與日本特有的「シュール」概念
創作的重複性:台北世大運西裝宣傳片的源頭

CommentNo Comments

作者

海豹
本職應該是財務統計研究者,但好像變出來的阿卡貝拉、合唱、音樂劇與桌遊作品還比較多,最近有點苦惱的海豹。

寫留言

*
*
*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turn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