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ppon Café

跟日本喝杯咖啡。

櫻花・大學之道:日本學生的升學之路

櫻花・大學之道:日本學生的升學之路

人人都說,日本最美麗的季節就是櫻花滿天飛的春天。

詩人艾略特於經典長詩《荒原》的開頭名句「四月是最殘忍的季節」,意味著春天雖然帶來生命,也帶來死亡。在日本,春天意味著櫻花季,而櫻花在日本文化中,象徵著侘寂的美學,美麗卻短暫,與艾略特的詩意不謀而合。

然而在日常生活中,櫻花並非總是如此悲傷的符號,每年三四月的櫻花季,是日本人相約賞櫻相聚的季節。櫻花季的到來隱喻著人生的下一個階段,對於大學生而言,很可能是向學校道別,踏入職場就此展開精彩人生的分水嶺;而對於更年輕些的學子來說,櫻花季隨著他們一起步入大學殿堂,迎接令人期待的大學生活。

櫻花與校園的連結,在大眾文化中並不少見。改編自漫畫的日劇《東大特訓班》,原名《龍櫻》,故事敘說一位名叫櫻木的律師試圖拯救一所升學率極低的龍山高中,立志至少讓一名學生考上東大,並要求考生種植一棵櫻花樹以作為考上東大的誓言,展開一場斯巴達式的身心教育。

如同漫畫中的劇情,在重視學歷的日本社會,許多中學生期待著下一個櫻花季一圓大學夢。進入大學,他們會繼續面對各式各樣的挑戰;然而除了學生,現今日本大學自己也面對著各種難題,除了維護各校的歷史與傳統,面對全球化、少子化以及社會不平等(格差)等議題時,大學本身也被迫考慮轉型或改革。

關關難過,關關過:大學之路

如同《東大特訓班》的劇情,日本學子考上大學前,也是過著升學主義的生活。

日本盛行補習班文化,學生放學後多前往補習班惡補,課業壓力繁重。對於不少苦讀的學生而言,考上一所體面的大學,可望提升社會地位,將來無論在就業還是婚姻市場,都有一定程度的保障。然而要達到這個美夢,得先經過一連串的關卡。

日本的大學入學考試首先要通過「大學入學測驗中心」1的統一測驗,由於日本各大學為獨招系統,考生自行對完答案後,便可開始報名各間國立與公立大學於二月舉行的獨立招生考試。獨招的機會一共有兩次,中間只間隔一個月,而每次考試只能報名一所大學,因此要下定決心,這是很大的賭注。若不幸於第一次考試落榜,考生可以選擇再挑戰一次心目中的第一志願,或者轉考別間大學。有些大學會特別設定另一次考試機會,因此考生最多總共能報考三間國立或公立大學。

至於私立大學的入學方式則更為多元。不少私立大學直接採用入學中心考試的成績,獨招考試的時程也比較彈性,將近四成學生是透過「推薦入試」或「AO入學」2。即使入學方式多元了,為了擠進好大學,學生們仍然承擔沉重的考試壓力。一方面,推薦入試與AO入學這兩種方式雖不限私校,但在國立大學的入學比例只占不到兩成,多數名額仍採一般考試入學的方式。另一方面,推薦入學與AO入學也考驗著學生的文化資本,不是出身大都市或者中產階級的學生,相對不具優勢。此外,日本的入學制度還有其他待改進之處:包括獨招制度的風險過大、制度只利於經濟或文化資本高的學生,難以帶來階級流動等。

為了因應這些問題,日本文部省也不停呼籲改革,並預計於二○二○年廢除入學測驗中心考試,改為較靈活的「學力評價測驗」(学力評価テスト)3,希望以此作為新的出發點,提供日本學子更健康的學習制度。然而是否能就此打破升學主義取向的教育環境,仍是未知數。

大學大觀園

日本的大學各具特色,貴為第一志願的東京大學在各個領域都遙遙領先,無論在學術、公職或者企業界,都有諸多傑出校友;京都大學也同樣享有高度社會聲望,學風也更為自由。位於東京近郊的一橋大學,以法商著稱,菁英程度不亞於舊帝大系列。這三所學校與擅長理工的東京工業大學合稱「東京一工」,是四所最難考的大學。

至於私立大學,則以「早慶同立」領頭,分別是位於關東與關西的早稻田、慶應、同志社,以及立命館大學4。另外五所大學的學校排名及就職能力也經常並列,被稱為「MARCH」系列,分別代表明治大學、青山學院大學、立教大學、中央大學以及法政大學。這幾所大學的學生多半光鮮亮麗,善於社交,在就職活動中有亮眼的表現。女子大學中,以御茶水女子大學最具人氣,以培養有學養的女性著稱。各大學的風氣與特徵將對學生的求學生涯、公職考試以及就職階段扮演重要的角色。

好不容易考上大學,依各校規範,主修的選擇方式以及課業量也有所不同。以東京大學為例,新生入學先分文、理兩組,大學前兩年的課程規劃採「教養教育」,意即不分系的課程訓練。升大三前,學生再依前兩年的課業表現選擇主修以及所屬的「研究室」(ゼミ)。所謂的研究室(或者研究小組),是日本的特殊制度。無論文科理科,學生幾乎都會選擇一位教師作為導師,一同上課並完成「學士論文」(卒論),才能順利畢業。各個研究小組也會經常舉辦「合宿」,跟成員們一起旅行,並在旅行中切磋課業。

課業之外,日本學生也忙於各種「外務」。由於都市生活費昂貴,有經濟壓力的學生需要自力更生,忙於打工。另外,近八成的大學生會投入社團活動或者體育校隊,在日本的大學中,社團是凝聚向心力、培養人脈的重要組織,前輩與後輩之間階級分明,許多學生在社團活動中花費的心力與課業不相上下,也與社團同學建立深厚的友誼。

然而現在日本大學生的這種生活,與戰後大相逕庭。戰爭結束不久,日本就發生了由學生主導的安保運動以及激烈的全共鬥運動,當時的大學生就如同村上春樹的小說所描繪,年輕氣盛地活在一個充滿理想又不安定的時代。日本經濟起飛後,社會的重心逐漸轉向職場,直到泡沫經濟破滅,九○年代實施了「寬鬆教育」(ゆとり教育)5再加上大學普及化,年輕人上大學的比例大幅提升,日本也產生了世代隔閡,中年人經常認為年輕人無論在工作能力還是理想性都已一代不如一代。

不過,新一代的大學生或許被視為過於安逸,但任何一個時代的學生,都有他們的難題。除了經濟壓力,大學生到了三、四年級就必須努力為自己的未來準備。目前理科生選擇直升研究所的比例相較之下較高,且多在碩士班畢業後便投入就業市場;一般文科生則多是參與就職活動,考慮升學的比例相對較低;若是嚮往公職,則需要開始準備考試。塵埃落定後,這些年輕學子們會提交一份作為四年學習整合的畢業論文(卒論),於入學後的第四個櫻花季,走出校園,邁向人生的下一步。

《微物誌──現代日本的15則物語》


日本如何從戰敗最痛的硬日子裡,無損尊嚴地活下來?
一段從牛奶糖與巧克力展開的歷史;
一部越讀越堅硬的「知日」之書。

15個物件,回歸歷史脈絡,輕輕切入,深深探查;
重新凝視1945年以降,最近也最遠的 現代日本。

出版:獨立作家
作者:蔡曉林

詳細資訊:
博客來網路書城


  1. 大學入學測驗:每年一月舉行。測驗科目包括國語、地理歷史、公民、數學、理科,以及外國語六個科目,這幾個科目當中又分為更細的子項科目,一共三十科。比如說,「地理歷史」中有六門科目可以考,包括基礎與進階世界史、日本史,以及地理,「理科」則包括物理、化學、生物、地質學的基礎與進階科目。考生並不需要準備每一科的考試,而是要去應考想應徵的大學所要求的科目。一般而言,國立大學會需要五至七科測驗中心考試的成績,而私立大學相較之下較少,大約兩到三門,各個學校要求的科目也不盡相同。

  2. 「推薦入試」與「AO入學」:推薦入學意即除了紙筆測驗之外,還包括檢視在校成績,提交小論文、寫自傳、面試等方式來審核學生。另一種類似的入學方式叫做「AO入學」,是最為年輕的入學管道,最先於九○年代由慶應大學引介進來,於兩千年後開始盛行。AO入學與應徵企業的方式很類似,學生們需要提交一些學校要求的文章或者文件,再來透過各種演講發表或者面試來展現自己的求知慾,較重視學生的個性而不是智力測驗。

  3. 學力評價測驗:目前預計二○二○年開始實施,比起過去的中心考試更注重「思考力」、「判斷力」與「表現力」,考題題型也會與以往的考試不同。這個改革同時配合另一個考試「高中基礎學力測驗」,讓考生有比較多考試的機會。不過目前文部省的綱要也還在檢討中,仍有變化的可能性。

  4. 後來也發展出另一種分法,係將關東與關西分開,稱作東京的「早慶上智」以及京都大阪的「關關同立」,也就是加上了關西大學與關西學院大學。

  5. 寬鬆教育:日本八○年代後期為了改善惡性競爭與霸凌等校園問題展開的教育改革,並於二○○二年正式實行,所實施的教育改革內容包括調整了上課時數,減少課綱內容等以減輕學生的壓力,但不少人認為這項改革降低了日本整體的學習素質,也讓年輕人抗壓性不足。(詳情可見《微物誌》「房間:下流的人們」一文。)

CommentNo Comments

作者

編輯部
與大家一同認識日本社會、趨勢、現象、文化的Nippon Café編輯部。來稿請寄 [email protected]

寫留言

*
*
*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turn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