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ppon Café

跟日本喝杯咖啡。

築地市場:昭和的未解課題,前進豐洲之路

築地市場:昭和的未解課題,前進豐洲之路

社會進入高度成長期,市場也邁入黃金時期

「遷移是昭和時期的作業」。在進行搬遷到豐洲市場的準備當中,曾聽到有人這樣說。

而這昭和的作業是何時出的?中間又經歷了怎樣的過程呢?就讓我們將時光倒轉回六十年前看看吧。

一九五六年的經濟白皮書中宣示了「戰後時代已經結束」。大街小巷景氣正旺,神武景氣後又是岩戶景氣,這些標誌著開始高度經濟成長的流行語紛紛出現。築地市場也發生了象徵著高度經濟成長的事件:鮪魚創下了一貫(約三點七五公斤)一萬一千日圓的紀錄。而當時大學畢業的國家公務員剛出社會的起薪為九千兩百日圓。

築地市場在戰時和戰後的十年間被剝奪了其中央批發市場的功能。而此時彷彿要彌補這些失去的時間一樣,開始上緊發條全力前進。平均一天有一百五十輛載貨火車奔馳在鐵軌上。大型船隻也接二連三地停靠在岸壁。交易量是戰前的兩倍以上。在前方等著的是人口膨脹到八百萬以上的東京的旺盛食慾。為了要接收大量的貨物,陸續進行了中盤商大樓和批發賣場的增建和岸壁的翻修。「魚市橫丁」的建築物也是建於此時期,而市場的工作人員也像上班族一樣獲得周日的假日。築地市場處處謳歌著高度的經濟成長。

話雖如此,當初規劃以鐵路為物流的主要手段進行建設時預想的人口數是五百萬人。隨著汽車時代來臨,卡車運輸開始急速成長。一九六五年時已經超越鐵路的交易量並持續向上增加。而人口在一九六二年也破了一千萬大關︱已經遠遠超越了當初設計的負荷量。回過神來,市場內的貨品、車輛和人潮已經擠得水洩不通,幾乎要來到爆炸邊緣了。

分散功能:移轉至大田市場的構想

一九八五年舉行了築地市場啟用五十周年的典禮。前幾年,中盤採購依據新的市場法改為中盤業者,終於成功褪去了過去給人類似掮客的印象。不過比起慶祝典禮,這年更為重大的事件則是遷移問題的紛擾。

七〇年代,大井碼頭的填海工程開始,在那裡設置綜合市場分散已經超過負荷量的築地市場的功能的方案也被提出。一九八四年,東京都發表了將水產部三分之一的功能轉移到新市場的計畫。市場這邊則是表明了堅決反對分散功能的立場,在舉行慶祝典禮的那一年,於築地本願寺召開了盛大的反對集會。

新市場被命名為「大田市場」,於一九八九年開幕。雖然從築地市場進駐了十幾家中盤商和兩家批發公司到水產部,但新市場——特別是在水產這個部門並未做出什麼成績。

還是要整修築地:夢幻的築地新市場

雖然已經決定將水產部的一部分移到大田市場,然築地市場的翻修仍是當務之急。

開幕後經過五十年,交易量約是當初的五倍,而相對於交易量的成長,用地面積卻僅成長了百分之十五,這是透過收購原海軍會計學校等用地而來。再加上卡車貨運成為主流,場內的物流十分混亂。光靠局部的整修已經追不上成長的速度了。

一九九〇年,整修的基本設計出爐,決定要全面翻新。次頁的三張插圖為當時的模擬圖。中央部分是主要設施,一樓為水產部,二樓是蔬果部,地下室和三樓是停車場,為使用人工地盤的立體構造,其周圍設置事務所大樓、市場會館、冷藏倉庫等大樓環繞,是像夢一樣的計畫。總工程預算為二千三百八十億日圓。工程預計於二〇〇四年完成。

一九九一年開始動工,不過五年後即告中斷。一來是因為一邊進行大規模的工程會嚴重影響到商業活動,另一個原因是經過重新試算後,確定工程費用會比當初的預算高出一千億日圓以上。為了重新評估計畫,在反覆地審慎討論下,大家的意見逐漸被整合朝向遷移的方案。

朝向最後的新天地豐洲

築地市場全面翻新的工程停擺,因此豐洲這個新天地便浮出水面成為新選項。二十世紀最後一年成了針對「築地或是豐洲」進行諸多比較的一年。

考量點包括:

  1. 市場面積、
  2. 工程期間、
  3. 建設費用、
  4. 對商業活動的影響。

從各方面評估下來,明顯豐洲占有優勢,因此二〇〇一年當時的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表明了市場將遷移到豐洲。而這一年,土地所有者東京瓦斯則發表了這裡的土壤受到汙染的消息。

花費五百億元針對土壤汙染進行處理工程,二〇一四年二月舉行了豐洲市場的開工儀式。

在那之前的十幾年間,市場裡的人在遷移或者翻新間搖擺不定,連署活動、示威抗議和集會等也持續不斷。這十多年的歲月感覺好像一轉眼就過去了。

豐洲市場的啟用又再次重現巨大市場的歷史輪迴⋯⋯

二〇一六年,豐洲市場的設施建設完成。分為「水產中盤賣場大樓」、「水產批發賣場大樓」、「蔬果批發及中盤商大樓」三個街區,設施的樓板總面積為四十萬八千平方公尺。總工程費用高達五八八四億日圓,當中除掉土地相關費用後的工程費用約二七五〇億日圓,遠遠超越東京都廳的建設費一五〇〇億日圓。而從數字來看,最大規模的第六街區水產中盤大樓所使用的鋼筋幾乎等於東京晴空塔,混凝土則為東京巨蛋的一點五倍,而其他設施的建設也投入了龐大的資材。比較東京都往年的市場年預算為二二〇億日圓,可說是破天荒規模的世紀大工程。

啟用日訂於二〇一六年十一月七日,業者們紛紛以迅速的步調進行搬遷事宜。然而卻發生了出乎意料的事情|八月三十一日,甫就任成為東京都新領導人的都知事小池百合子發布了「搬遷延期」的通知。理由包括必須再度確認土壤汙染的安全問題以及修正設施中不完善的地方等,市場的啟用延到小池都知事所舉出的問題點都告解決之後。

歷史會一再重複。從日本橋到築地,到中央批發市場的啟用為止經歷了半世紀的抗爭。而從築地到豐洲,這問題若是從七〇年代據傳要搬到大田市場時起算,也已經快過了半世紀。昭和未解課題的王牌豐洲市場的啟用一路上也是騷亂不斷,現在終於進入了終盤。不禁讓人深深感嘆要運作巨大的市場竟然要花費掉如此漫長的時間。

以「前所未見最尖端的市場」、「創造風景」、「傳統的結合與延續」等關鍵字所設計出的豐洲市場,為兩條運河所圍繞的外觀。

雖說因溫度管理和衛生方面的考量而設計成封閉式建築,但內部使用了不計其數的玻璃,十分明亮。

※本篇內容及圖片為二〇一六年八月底東京都知事宣布搬遷計畫延期後之更新,與日文原版內容不同。

《築地市場四百年》


世界第一漁獲中心,凝聚職人魂之所在
傳統與悠長歷史的飲食文化寶庫──築地
《築地魚市打工的幸福日子》作者告別築地最新力作
透過近400張首次公開的照片,探密鮮為人知的河岸人情與歷史現場!

出版:麥浩斯
作者:福地享子,築地魚市場銀鱗會
譯者:周雨枏

詳細資訊:
博客來網路書城

CommentNo Comments

作者

編輯部
與大家一同認識日本社會、趨勢、現象、文化的Nippon Café編輯部。來稿請寄 [email protected]

寫留言

*
*
*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turn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