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ppon Café

跟日本喝杯咖啡。

行業中的驕傲:電影「たたら侍(鑄鐵武士)」

行業中的驕傲:電影「たたら侍(鑄鐵武士)」

這是一齣必須從藝術的角度去觀看的哲學思維電影。

整齣電影中讓人驚艷的,是對於場景、服裝以及鑄鐵細節的描述。不同於過去看的時代劇中,不論是武士或是一般的農民,在服裝上的考究,總是有些美中不足,這裡對於每一個演出者的服裝都仔仔細細做了許多的考證與再現。

比方說,有一場石井杏奈在祭壇上跳舞的場景,仔細看一下石井杏奈的袖子,會發現有一條可以拉起的細繩。這在我們現在見慣的日本時代劇中,很難看得到,但是在日本幕府時代,穿著和服的女性做家務時,必須要把垂下的袖子拉起來,固定後露出手臂好方便做事。像這樣的細節在「鑄鐵武士」的場景中,只要稍微留心,就可以看到。

另外就是一群鑄工準備要做一個新的鑄鐵爐時,先用樹枝把屋內的泥地鋪平,然後慢慢砌上一層又一層的黃土,甚至連要讓鐵漿流出來的導孔,都是導演錦織良成跑去找了日本現在還碩果僅存的煉鐵村,一點一滴的拼湊出整個鑄鐵過程的神聖感以及使命感。

說完整齣電影最令人激賞的藝術呈現之後,就來說說電影的內容。

必須說,電影宣傳公司用「古裝史詩」新片來定義,十分地貼切。所以在看這齣電影的時候,不能用好萊塢式的直覺故事思維來看,而是要慢慢的融入導演想要引領出來的情節。由青柳翔主演的主人公——鑄鐵村傳人伍介,對於鑄鐵這件事的心路歷程。這剛好讓我聯想到前一陣子引起兩面極端評論的作品——《做工的人》。有人認為這是把「做工的人」無情地攤開在陽光之下,讓無關的人前來指指點點;也有人認為這是把「做工的人」這樣的事情,呈現給更多的人可以理解。哪一個是對呢?其實哪一個都是對的。

這就像主人公伍介,因為聽到織田信長開啟了日本前所未有的思想開放、階級解放時代,他也覺得以一個鑄鐵匠未来根本沒有出息,所以他想方設法要投入織田信長的麾下。沒想到,到了戰場的他,才發現他對於生命的意義,不在於殺人與被殺,所以他即便拿到了最好的一把武士刀,他還是無法砍殺任何一個人。這不就像是在我們這個職業變動容易的時代中,總會望著另外一個公司或是一個行業的美好,沒想到真正投入進去之後,才發現門檻有多高,水位有多深?

當然,伍介最後還是逃回了村子,但是他也幫村子帶來了磨難,一個因為他的動念而引進的盜賊,用一種「善人」的面目,慢慢地吞噬村中的安樂與穩定。

看到這裡,靜靜思考,有時候這個「善人」很可能是我們內心的另外一面,我不想稱呼它是天使或是魔鬼;它是另外一個自我。在我們做抉擇的時候,總會告訴我們:「沒關係,去做吧」;等到真的有了狀況,它又會說:「這是為你好,這不是你所要的嗎?」人生就在這樣的不斷的善惡循環中沈淪。所以負責保護村落的武將尼子真之介(AKIRA飾演)告訴伍介:「你得斬斷這樣的惡性循環。」這一把武士刀,才真正的斬斷了人生一連串的鬼打牆。

昨天(2017.04.20)導演錦織良成以及兩位演員——青柳翔、Akira來台灣宣傳,於是我問了導演,這部電影必須要有充分的日本歷史背景,以及對於幕府時代農民、武士之間階級意識一定的理解才能看得懂,那他所想要傳達出來給外國觀眾最主要的訊息是什麼?

錦織良成回答得挺好,就是在這個充滿紛亂的世界中,其實武力的拿捏重點,還在於擁有武力、使用權力,內心那一轉瞬的信念。他用了孫子的一段話:「不戰而屈人之兵」,他認為這才是擁有武力的真諦。

最後,要提到為什麼會聯想到「做工的人」,我們或許都不願意承認;但是我們所處的社會中,本來就充滿著不同的階級意識,或許也可以稱為小團體。這些小團體中本來就有著一定的規則以及生活型態,沒有一個階級是比另一個階級來得高,而是這些階級或是小團體組合起來才是我們現在這個多彩繽紛的社會。

所以最後主人公伍介願意好好鑄鐵,有人會覺得他是屈服於命運,但是我反而覺得他已經超脫到另外一個層次,他所看到的其實就是他這個行業中的驕傲,也就是たたら(鑄鐵)侍(武士)。

更多「たたら侍」預告影片請見https://tatara-samurai.jp/movie/

CommentNo Comments

作者

Joel Fukuzawa
原本就是一個喜歡四處流浪的靈魂,不安定的走過世界各地,才發現淡淡的生活,淡淡的談,也是一種幸福。

寫留言

*
*
*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turn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