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ppon Café

跟日本喝杯咖啡。

東京第一間酒吧與電氣白蘭地

東京第一間酒吧與電氣白蘭地

我對「第一」這種事沒有太多抗拒力,所以一知道「淺草一丁目一番一號」的神谷BAR 是日本「第一間」西式酒吧,也是「第一間」推出雞尾酒的地方,就覺得一定要去。

神谷正面對吾妻橋,佔地很廣大的三層樓建築,只要來到淺草就不可能錯過,不過在知道神谷以前,我雖然應該經過至少十次這棟明明很有風味的大正建築,卻似乎一次也沒有真正注意過。大概因為如此,探詢的過程也不太順利,兩次來訪不是碰上休日(每週二),就是因故暫停營業,第三次才算造訪成功。神谷BAR 的大門氣派,不過不太像酒吧正門,更像是家庭餐廳。其實二、三樓目前確實也是餐廳,只是我不過對老牌調酒「電氣白蘭地」有興趣而已,所以進了一樓,一個很古怪的地方。

「這是東京第一間酒吧?」第一眼是無限驚疑,第二眼驚疑更是加劇。首先很明亮,日光燈和黃燈都開得亮閃閃。再來人非常多,在午後三點這種超冷門時段,座無虛席,其間還有許多「不是侍者」的人走來走去。裝潢「大致」是西洋派,這點因為煙霧瀰漫人聲鼎沸,老實說我也無法很肯定。

此外絕對沒有「任何一種」酒吧的氣氛,與其說是酒吧,不如說是食堂。嗯,還是長者食堂。不是開玩笑,隨便往哪裡看,不管坐著的客人,還是端盤子的侍者,最少也有五十歲以上,感覺起來七、八十歲的老人家也所在多有。大家熱熱鬧鬧吃喝說話(每張桌子都有許多食物),感覺上每一個人都認識對方。

一個老侍者把已經目瞪口呆的我領去了一張只剩一張空位的桌子,結果跟大概七、八個叔伯阿爺併桌。由於我肯定是這個「酒吧」最「年輕貌美」的人,於是大叔大伯完全打破東京定律對我搭訕起來應該也不算奇怪。只是,才下午三點,大叔您眼睛都已經喝紅了,這樣真的好嗎?又,這位爺爺,我已經點好酒,謝謝您的好意,但是讓素昧平生的我喝您喝過的酒,真的,不會怪怪的嗎?

電氣白蘭地終於端上來,這杯以白蘭地為基底,配了杜松、苦艾、橙酒等等搭配而成的雞尾酒,之所以命名電氣,一說是入口濃烈如觸電(確實是力道強勁的雞尾酒),一說是當年電氣(電力)代表時髦。不過依我看,應該是喝下的人會渾身像通電般充滿力氣活力吧?不然您要怎麼解釋這一整屋熱鬧極了,活力四射渾然不似東京人的老牌顧客呢?

神谷酒吧,位於台東區淺草1-1-1。

《100種東京》

對一個多次拜訪的城市還能保有某種憧憬,何嘗不是一種幸運?

資深旅人陳彧馨的全新旅途感受書寫,
放棄了邏輯、歸納與功能性,只有時間的迂迴以及氛圍的撩動。

上路尋找每個人夜以繼日的東京思念,在無限變幻之都,
在每一個曾經駐足之地,重拾記憶又醞釀新緒。

出版:凱特文化
作者:陳彧馨

詳細資訊:
博客來網路書城

CommentNo Comments

作者

編輯部
與大家一同認識日本社會、趨勢、現象、文化的Nippon Café編輯部。來稿請寄 [email protected]

寫留言

*
*
*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turn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