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ppon Café

跟日本喝杯咖啡。

日本人的美德讓你覺得很假?

日本人的美德讓你覺得很假?

最近,在日本興起了一股「日本人論」熱潮。其實,回顧戰後的歷史,所謂「日本人論」在過去經常出現,例如八〇年代後半期的「日本人論」興起時,大家都圍繞著「日本人與世界」的主題上展開熱烈討論。比如日本人和世界其他國家的人相比,有哪些不同之處?有何特殊之處?或者是多麼保守?還有,為什麼日本人如此缺乏國際觀?

那時,戰後日本的經濟發展正值高峰,但是日本人反而對自己很沒有信心。

然而,最近的討論熱潮卻恰好相反,很多相繼出版的著作都是關於「日本人的這一點很優秀」、「如此出色的日本人」的主題,這些積極正向的觀點反映出有越來越多人對身為日本人感到驕傲,形成了「日本人鼓勵日本人」的傾向。

這樣的對比或許會讓人感到納悶,在日本的經濟實力領先世界、握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力的時期,日本人卻對自己感到自卑、妄自菲薄。反觀,今日的日本經濟陷入萎靡不振之際,日本人反倒開始讚賞自己了。這似乎有些諷刺,但反過來也可以理解為「正因陷入衰退才更想自我勉勵」的心理。

在當下這一波「日本人論」裡,經常聽到這樣的議論——日本人對待外國人非常熱情親切。而明治時期曾到訪日本的法國畫家費利克斯.雷加梅(Fél ix Régamey)的話也經常被引用。他將遍訪日本的經歷寫成了《日本素描紀行》(JAPON,一九〇三)一書,內容提及:「他們恐怕不知道我有多麼喜歡他們。而且他們也不清楚,自己是多麼有資格被世人所喜愛」,說明他對日本的著迷程度。

一八七六年,雷加梅來到日本後被這裡的風土人情深深吸引,留下不少畫作。比起大自然的風光明媚或是傳統建築,讓他內心感動的是「在這裡生活的日本人的日常之態」。就像最近在大陸流行的一句話「臺灣最美麗的是人」,大概說的就是這個道理吧。

最近,網路上一篇名為「讓赴日外國遊客吃驚的日本人之美德」的報導引起了一陣討論。文章中列舉了這樣幾點:

「街道、廁所、車站等公共場所都很整潔」
「聽說日本人洗澡的次數多,衣服也乾乾淨淨,注重清潔」
「夜裡出門也很安全」
「丟了東西還能找回來」
「很有公德心:垃圾扔到垃圾桶內、不闖紅燈、不邊走邊吃、不邊走邊抽菸」
「感冒了就戴上口罩,在電車內把手機關靜音等,顧及周圍人的感受,替他人著想」
「在公司裡,謹守前輩後輩的禮儀分際,前輩傳授給後輩技能,後輩尊重前輩」
「無論是跟別人約見面還是公共交通都很守時」
「服務業熱情周到,很貼心」
「日本製的產品和藝術品都很精美,品質極高」
「飲食營養均衡,有益健康、活得長壽」
「無論做什麼都不會爭先恐後,排隊等候,井然有序」
「建築和庭園風格體現了人與自然融為一體的感覺」

每當這些「外國人眼中的日本人美德」在日本被人津津樂道時,我總覺得很不好意思。就我個人而言,不太喜歡這種自吹自擂的調子,被稱讚了應該要更謙虛的,很多事情不是只有日本做得好,還有很多其他國家值得我們去學習。

但是,最近像這樣的「日本人的美德」就發生在自己身上,讓我親身體驗到日本人的服務真的很棒。

在日本有家名叫「鮮堡」(Freshness Burger)的漢堡連鎖速食店。我家附近就有一家「鮮堡」,直到二〇一三年它歇業為止,我都經常光顧,還辦了張會員卡,就是卡裡面可以儲值消費的那種。但是,這家店所在的大樓重新改建緣故,所以關門了。我的會員卡也用不上了,就一直放在皮夾裡。

因為偶然的機會我來到另外一家「鮮堡」連鎖店吃飯,想起這張很久沒用的會員卡。我把卡遞給收銀臺前一個二十五、六歲的年輕人之後,才被告知已經不能使用了。根據規定,超過一年完全沒使用過會員卡的話,那麼,包括裡面儲值的金額在內整張卡都作廢了。而我那張卡的餘額還有三千多日圓,夠吃十個漢堡了,而且是在三天之前,才剛滿一年的使用期限。我趕緊確認了一下,發現卡的背面確實是這麼寫的,我只能自認倒楣地說:「唉,那就沒辦法了。」

就在我要放棄的時候,店員對我說:「確實超過使用期限了,我跟總公司溝通看看吧。三千日圓就這樣浪費掉了,真的很可惜。我就跟總公司說您之前到海外出差了,看看是否有辦法可以解決。您先到座位上邊吃邊等吧。」

我先用現金結帳,拿著餐點找個位子坐下。過了一會,店員跑過來跟我說:「搞定了。我先把這張會員卡寄回總公司,讓他們重新發行一張儲值同等金額的新會員卡,然後再郵寄到您家裡,您是否方便留下住址給我呢?如果有任何疑問,也歡迎隨時跟我聯繫。」

就這樣,我接過一張紙條,上面寫著他的名字「小野川」和這家店的電話號碼。本來是我粗心大意,會員卡過期了無法使用,也只能摸摸鼻子認了。但是,這位親切的店員卻為我處理好一切,我只需要在家裡等候一張儲值同等金額的新會員卡寄來即可,不久後,我也確實領到了有同等金額的會員卡。店員的貼心讓我更確認了日本人的美德,也成為「鮮堡」的忠實顧客。

在日本經常會遇到這種出乎意料的服務。如果在別的國家,遇到這種情況時,服務生大概會冷冷丟下一句:「不行就是不行。卡的上面不是寫得清清楚楚嗎?」如果運氣好沒碰上如此冷漠的服務生,頂多是告訴我總公司的電話號碼,讓我自己去交涉看看。

最近,我跟臺灣朋友聊天時問他:「你覺得日本人的缺點是什麼?」他回答說:「日本人很假。」

我想這句話我多少能夠理解,因為日本人是個很容易與他人保持距離的民族,對於「朋友」和「他人」的界定常常會讓人感到困惑。在中華圈,是不「朋友」被區分得很清楚,在人際關係的應對也有本質上的不同。但是,日本人對於眼前的這個人,通常不太會去深入思考究竟是「朋友」還是「他人」,因此相處起來也不會有什麼特殊待遇。所以,無論是朋友也好,不認識的「他人」也罷,他都會謹守該有的禮儀本分,不會逾越那一條隱形的界線,這一點在外國人眼裡看來或許會覺得「很假」。

其實,有時候我也不太喜歡日本人的這種性格,偏偏我自己卻時常給外國人留下這種印象,可見民族性這東西真是很難輕易改變啊。

但是,這種「很假」的性格實際上也並非一無是處,比如在對待諸如外國人之類的「他人」時,體現出了一種公平性。也就是說,無論對方是誰,都是應該平等對待的「他人」,不管是不是朋友、是不是本地人、是不是外國人,都一視同仁,所以日本人的服務常常讓外國人覺得非常周到貼心。

對於「鮮堡」的小野川來說,我只是他每天遇到的幾百個「他人」之一,沒有理由特別照顧,正因為有他如此親切的舉動,才會讓外國人真切感受到「日本人的美德」並為之感動。

小野川的紙條我還放在抽屜裡,就一直收著吧。提醒我自己,也能多多學習他身上的「美德」。

《日本人默默在想的事:野島剛由小見真的文化觀察》

自認是日本通的臺灣人,你真的了解日本人嗎?
野島剛況味十足的「日本原來如此」文化觀察
外表循規蹈矩的日本人,心裡卻是這麼想的!

出版:時報出版
作者:野島剛

詳細資訊:
博客來網路書城

CommentComment(1)

作者

編輯部
與大家一同認識日本社會、趨勢、現象、文化的Nippon Café編輯部。來稿請寄 [email protected]

留言與引用通知

  • Comments ( 1 )
  • Trackbacks ( 0 )
  1. 有些人會覺得日本人禮數多如牛毛,常讓人不知所措;但我認為就是這種敬小慎微的態度,反而生活中許多待人處事都可以有個SOP遵循。

寫留言

*
*
*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turn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