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ppon Café

跟日本喝杯咖啡。

彌次喜多與白玉的季節

彌次喜多與白玉的季節

七月的京都,熱度能與台北相比。那是一種悶蒸的感覺;騎著親子腳踏車載著五歲女兒、一路往坡道上行時特別有感,眼前是一片蒸氣的閃爍與搖晃。

不過這份熱度很快就要消退了,一路騎過鴨川的柳蔭下,我們要去「彌次喜多(弥次㐂多)」。

甘黨彌次喜多,以冬季的紅豆湯、夏季的濃厚抹茶かき氷而聞名,位於河原町通巷弄中的轉角處,一不小心就會錯過;還好有門口大大地寫著「冰」的燈籠,一旁的板子上告訴來客:提供白玉(湯圓)的季節開始了(白玉始めました)。

到訪的這一天,門口暖簾不知為何是掛反的;上面印著看不清模樣的兩個人物,不知道是不是和《東海道中膝栗毛》中的彌次與喜多1有關呢?對於店名的由來,我總是特別感興趣。

進入店內,或許是因為營業時間剛開始的緣故,有點悶熱,聽說這其實是一間沒有冷氣的店家,但想到稍後吃冰的涼意,沒有冷氣也不是什麼大問題吧?我們選擇了格子窗旁、採光良好的座位,希望能將かき氷拍得可口一些。

菜單上寫著多種冰品組合:白玉煉乳、白玉抹茶煉乳、抹茶煉乳、抹茶冰淇淋煉乳⋯⋯其實內容物差不多,只是組合有所不同,這在台灣應該會用N種任選或是追加的方式呈現菜單吧?對於一一寫出來的日本店家,總覺得他們也太辛苦了。

嗯⋯⋯難得來了,不點個白玉與抹茶就太可惜了,再追加一球冰淇淋,功德圓滿。

不知在彌次喜多,白玉的時節是從何時開始?何時結束?女兒是白玉與抹茶的愛好者,對於日式刨冰更是狂熱(因為顏色很鮮豔吧?);雖然我總叨嚷著「小孩不能吃太多冰啊」,卻又忍不住在京都行程中安排了「一日一冰」,準備帶女兒一家一家去嚐鮮——據說這裡的刨冰上淋的抹茶特別濃厚,搭配上煉乳的滋味一絕,更別提那看似季節限定的白玉了。

不一會兒,店員端著一碗巨大的冰山過來。

山上佈滿了翠綠抹茶與煉乳的景致,頂峰的白雪是厚實的香草冰淇淋,周遭圍繞著似乎隨時會滾下來的白玉⋯⋯這樣的份量,恐怕是我們母女倆也難以攻陷的山岳。

女兒望著這一座抹茶小山似的刨冰,猶豫著要從哪裡下手,山才不會一下就垮掉;要先吃冰淇淋好?還是先吃白玉好?小小的腦袋裝滿了太過可愛的煩惱。

白玉的嚼勁很優秀,而抹茶的滋味確實非常濃郁,甚至到了稍嫌苦的程度,不過搭配上煉乳與冰淇淋卻是那麼剛好,完全不會膩,是一種讓人上癮的滋味。唯一讓我有點擔心的,是這碗高聳刨冰似乎怎麼挖都不會見底,喀沙喀沙的吃了好幾口,不僅暑意全消,甚至開始覺得有點冷⋯⋯沒開冷氣真是太好了呢(笑)。

「怎麼不吃了?」看著放下湯匙的女兒,有點擔心她是不是吃得太冰而發冷了。

「不是,我很喜歡吃這個,可是怕媽媽還沒吃到,想等你吃完再說。」

女兒有點糾結的表情,盯著剩下一半、圓滾滾的白玉,小小聲的說著。

「沒關係唷!剩下的白玉全部都給你,我知道你很喜歡吶!」

女兒靦腆的笑了,甜度直逼煉乳。

弥次㐂多

地址:京都府京都市下京區四條河原町下ル三觔目東入ル北市之町240-2
營業時間:11:30~19:00
電話:075-351-0708 (+81-75-351-0708)


  1. 東海道中膝栗毛(とうかいどうちゅうひざくりげ)是1802年~1814年初刷,十返舍一九的滑稽本。內容描述江戶神田八丁堀的住人栃面屋彌次郎兵衛和食客喜多八經由東海道在前往伊勢神宮、京都、大坂的旅途中發生的滑稽笑談。主人公的彌次郎兵衛和喜多八,合稱『彌次喜多(やじきた)』,成為許多衍生作品的主角。『彌次喜多』也被用來形容滑稽的組合。(資料來源:維基百科)

CommentNo Comments

作者

捏嘴巴
告別了漫畫出版社捏小編的身份,成為不務正業、吃喝玩耍,工作越做越雜的插畫家與編輯。

不論過去或現在,越是不正經的事才會越認真的做。

寫留言

*
*
*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turn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