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ppon Café

跟日本喝杯咖啡。

大人味的消暑聖品:下北澤冠軍抹茶刨冰

大人味的消暑聖品:下北澤冠軍抹茶刨冰

步出北口站外,於或直或縱相互交錯的小徑中穿梭,在下北澤喧嘩的街道中,有家開業超過60年的「Shimokita 茶苑大山」靜靜佇立,即使門口掛著暖簾讓人無法一眼望穿,但簾上工整的「茶」字,瞬間了然於心。如其店名,1樓的日本茶販賣所為爸爸大山景源及弟弟大山拓朗經營,2樓販賣刨冰的茶室則由哥哥大山泰成負責。

人氣商品「微糖抹茶刨冰」。以正式茶會上才會使用的高級抹茶製成,將黑蜜淋在微苦的抹茶冰片上,達到絕妙平衡的滋味。左為大山泰成開發的焙茶刨冰,蓬鬆的口感是夏日最佳消暑利器。

日本茶學問博大精深,在全國茶審查技術競技大會——藉由茶味與香氣來判斷茶的生產地及品種的競賽中,獲取評審認證,才得以擁有茶師之頭銜。茶師需具備敏銳五感、豐富經驗與專門知識的高超技能,並分為一段到最高階的十段,目前全日本也只有13人取得「茶師十段」的殊榮,其中2位即為大山兄弟。哥哥大山泰成說,自明治時代開始,下北澤周圍全是茶田,直至上一代的長輩都還保有種茶的記憶。

等到電車開通,開啟了下北澤以物易物的小型市集,最後甚至發展成有如上野阿美橫町般繁榮的市場。從茶田的時代開始,便有許多大戶人家居住於此,大山泰成笑說,「你們別看現在下北澤發展成年輕人的街道,其實後面的有錢人家是會跟我們買100公克要價1萬日圓的茶喔。」直至1970年,因為人潮聚集而搬遷至北口附近,Shimokita 茶苑大山依舊提供品質上等的好茶,並同時思考茶的更多可能。

最初大山泰成想推出刨冰時,曾因為人們對於刨冰大多來自在祭典販賣、淋上五顏六色廉價糖漿水的印象,進而面臨反對聲浪。然而下北澤曾有家排隊名店「鈴之茶屋」,結束營業後,師傅將抹茶刨冰作法毫無保留的傳授給大山泰成,直到2006年,大山泰成重新再現過去的夢幻逸品,很快地吸引人潮,甚至會有饕客搭乘夜車只為一嚐傳說的滋味,不出幾年,Shimokita 茶苑大山更是發展成需要抽取號碼牌排隊的人氣茶屋。

除了以刨冰來延伸茶的可能,大山泰成為了將茶葉推向年輕世代,選擇以溫熱的焙茶作為品嚐刨冰時搭配飲用的茶品,餐後喝杯帶有淡雅香氣的焙茶最適合不過了,細細品味後,焙茶的優點不由言喻,即使不會當下購買,卻也替未來多添加一名潛藏的顧客。

父親大山景源神情驕傲的說,「我們的焙茶是用自家傳統機器烘焙,剛烘焙好的香氣,沒有任何東西可以相比!」大山拓朗則表示,除了自身喜好外,隨著飲茶的時間、地點、對象等狀況的不同,「好喝的茶」的定義也會有所變化,因此通過與顧客的談話,為來此挑選茶葉的顧客選擇最相符的產品,則成為每日的工作項目。

此外,茶師們憑藉長年經驗,根據茶葉持有的品質、味道、顏色等,將各個茶葉優點發揮至最大限度,合組成帶有茶師風格的全新滋味,並以茶師之名作為品牌,發送至全國各地。話句話說,茶師就有如交響樂團的指揮家,不但得讓每個樂器發揮各自獨特的音色,更要巧妙並諧和地交織出最優美的樂章。大山拓朗說,作為茶葉品牌「拓朗」,無法輕易改變其味道,但每年茶田培育出的茶葉都會有些微差異,因此身為茶師,依照每年茶葉的情況,去混合、調配比例,製作出年年相同的滋味。

現今日本茶的生產量約10萬噸,實際消費量卻只有8萬噸。過去的日本家庭總在飯後沏上一壺茶,邊啜飲著、邊談論日常小事,隨著時代變遷,家族聚在餐桌上的機會遞減,年輕人對於茶的認識只剩自動販賣機上的寶特瓶茶飲。將茶的魅力廣散各地,並讓人們重拾飲茶的興趣,即是大山家族不斷嘗試的努力,無論是將茶轉成創新型態貼近年輕人市場,亦或是替每日來客奉上一杯熱茶,Shimokita 茶苑大山的茶葉在此蔓延、伸展,隨著時間的滴答聲,為下北澤添加一股更豐厚的濃度。

しもきた 茶苑大山

電話:03-3466-5588
地址:〒155-0031 東京都世田谷区北沢2-30-2
官網:http://shimokita-chaen.com/

更多內容請翻閱《秋刀魚》日本文化誌

博客來網路書店: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R030061738

詳細內容關注《秋刀魚》日本文化誌

《秋刀魚》官方粉絲專頁
《秋刀魚》官方網站

CommentNo Comments

作者

秋刀魚編輯部
雙月刊《秋刀魚》是臺灣第一本用中文撰寫,關注日本文化的七大面相,從藝術、設計、生活、文化、歷史、自然、趨勢開始認識日本。以台灣觀點介紹日本,作為台日交流的平台。

每期聚焦一個主題,從淺略到深入,透過訪問和邀集臺灣和日本寫手,匯聚不同角度面向的看法,滿足想要到日本旅行的遊客、研究日本文化的學生、欣賞日本藝術的上班族。

寫留言

*
*
*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turn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