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ppon Café

跟日本喝杯咖啡。

在戰場上散步的大型活廣告:矢部虎之助

在戰場上散步的大型活廣告:矢部虎之助

(Photo Credit:Ryu Hayano CC BY 2.0)

日本戰國時代,戰亂頻起,「下剋上」的風潮瀰漫整個日本,任何人都有出頭的機會——這也許是日本歷史上小人物最容易出頭的時代——只要你敢拚、敢衝、敢死,戰場就是你的發達之地,砍下的頭顱就是你的成名之作。

也因此,上戰場成為低層武將最重要的晉升關鍵,人人既要保住性命,又想在戰場上惹人注目,因此許多人在出征時的造型上傷透腦筋——這也許是日本歷史上勞工穿著最花俏的年代——四國豪傑長宗我部信親的頭盔上有真的鹿角,武將直江兼続的頭盔上有一個大大的「愛」字,但他們也許都比不上矢部虎之助,這位名不見經傳的小武將,甚至為了出戰造型能吸引所有人的目珠,而付出了他的一切。

武將為了戰爭所做的打扮,會在頭盔、盔甲、陣羽織(無袖背心披風,用以防寒或彰顯位階)等等地方做文章。但還有一樣很重要的道具,稱為「指物」,插在腰間的小旗子,稱為「腰指」,背在背上的長旗子,稱為「旗指物」,旗指是用來作為在軍隊行進中,標示將領位置的旗幟,因此上面通常會繪製代表武將等級、軍種、姓名的圖案,以便於在將領指揮大型軍團時,士兵能在千軍萬馬中一眼就看出自己該跟隨的部隊方向。

除了指物之外,還有「立物」,立物指的是頭盔前的裝飾,上述提到的長宗我部信親與直江兼続頭盔上的裝飾,就是一種立物,立物是非常普遍的裝飾選擇,因為背著指物畢竟不太方便,但每位武將的頭盔上都可以裝立物。

但如果是為了作戰時便於指揮,旗指物做的花俏點也不為過,但矢部虎之助既非大將,也非負責下令或傳令的士兵,他身上的旗指物與立物,卻給他惹了大麻煩。

矢部虎之助是直屬於紀州德川家開創之祖,徳川頼宣——德川家康的第十個兒子——的一位士兵,沒什麼特別的才能,唯一出名的就是他的怪力,為了在同事間出人頭地,徳川頼宣不久後將會領軍參加的大阪之陣,就是他最可能一躍龍門的機會:他決定將大阪之陣變成他的走秀伸展台。

一般常見的太刀尺寸約為60公分,他硬是打造了一把90公分的太刀,而且很明顯地長刀並不是用來殺敵的,因為他屆時將會騎馬上戰場,過長的刀得小心在拔出時不要砍了馬的頭,而且平常矢部也沒練習過使用這麼長的刀(沒人用過),只為了出風頭而特地拿一把長得很怪的刀,真正與敵人對砍時八成搶不到什麼上風。

除了長長的太刀,矢部還在背後背了一枝旗指物,赫然高達3.6公尺——比現代公寓的一層樓還高,這也很妙,這麼高會不會造成行動上的不便呢?如果大風一吹,會不會矢部就這樣跟著被吹走呢?

但不只如此,最中二的來了,矢部的立物真是中二爆表啦,他可不是放了一條龍還是鍬形蟲而已,他放了一塊超大的牌子放在頭盔上做為立物,多大呢?大到可以容納一首辭世歌。

戰國武將在過世前通常會留下一首類比遺言的詩詞,稱為「辞世和歌」,就像二戰美軍在上戰場前會先把遺書寫好才出發一樣,很多日本武將也都會先寫好辭世歌,更何況是大阪之陣這樣的大型戰爭,所以我們不能說矢部這樣是大題小作,問題是他把辭世歌寫在頭盔上的大牌子,更糟的是內容也很中二。

「儘管開花時,花瓣仍稀少,花兒凋謝時,絕不少一片。矢部虎之助」
(咲く頃は 花の数にも 足らざれど 散るには漏ぬ 矢部虎之助)

這首詩的意思,簡單的說,就是我矢部虎之助雖然功勳還很少、年紀也很輕,但是如果說到要在戰場上赴死,我可不會比那些老頭子來得遜色。

這實在是很奇怪的一首詩,雖然說敢衝不怕死是很英勇,但是在戰場上不寫自己會多麼英勇殺敵、不寫祈求大神顯靈助你神力,反而寫你死也沒在怕的。這種類似「煞氣a笑年」或是義和團的拚勁是怎麼回事?不過等等⋯⋯會把辭世歌放上立物的人也很奇怪吧,你把自己的遺書放在頭上,會讓敵人嚇得屁滾尿流嗎?

所以,超煞氣a頭盔、超長的太刀、超大的旗子、超級中二的太空戰士克勞德⋯⋯不是,是四百年前的矢部虎之助騎著馬要上戰場了。

超長的旗子比兩個人疊羅漢還高,更何況矢部還騎在馬上,他背後的旗指物根本是戰場的燈塔,所有人馬上就看到了一個怪胎愣在那邊,好像有默契一般,大家慢慢地繞過了他。這可不行,矢部的超長太刀就是要用在這個時刻,以他的怪力,揮起近一公尺的太刀不是問題,問題在於,他的馬負荷太重了。

3.6公尺的旗子對大力士矢部來說應該很輕鬆——其實重量並不是靠矢部在支撐,而是他騎的馬做了替死鬼,可憐的馬兒必須支撐一位全副武裝的武士,還得負擔那幅大旗與太刀的重量,所以這匹戰馬光是站起來就耗盡了太多力氣,更沒可能像是矢部預期中的樣子:神馬奔馳如陣中無物,結果戰爭就這樣結束了,矢部甚至連伸展台都沒走完一圈。

請想想那幅風景,當身邊的士兵都在砍得血風飄搖時,只有一座揹著超大意味不明招牌的活廣告,在戰場上旁若無人地散步,招牌上寫著中二的「我比你更敢死」,你都不知道是該吐槽還是閃開他。

最後矢部平安地回家了,他的戰爭現在才開始。他在戰場上的奇形怪狀被傳誦開來,許多同事議論紛紛,甚至連百姓都會到他家外面指指點點,「這個人是不是根本不會打仗」、「也許是武藝一竅不通才會搞這些」這些閒話也不免地傳入了他的耳中。矢部想要出人頭地所做的裝扮,反過來變成讓他被嘲笑的話柄,他在羞憤之下開始絕食,關在家裡不出門,在二十天左右,矢部虎之助在飢餓中羞愧而死。

大阪之陣是戰國時代進入幕府時代的最後一場大戰役,但兩方的聲勢已經有明顯的落差,等於勝負在開戰前幾乎已經被決定了。身為德川軍一份子的矢部虎之助,也許是算準了這場未必凶狠的戰爭正是表現自己的好機會,但沒想到,他做了比畫蛇添足還誇張的增筆,讓自己的誇張外型阻礙了真正能爭爵奪候的步伐,最後變成一個四百年來的著名故事,他真的如預期的出名了,儘管那是一個笑話故事。

延伸閱讀

文武雙全殺很大:這位家暴一流的戰國武將狂得讓你牙根發冷
獨眼龍政宗不為人知的小任性
什麼是「當世具足」?日本戰國時尚完全解析!

CommentNo Comments

寫留言

*
*
*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turn Top